第二十一章:又遇范正(1 / 2)

  趙文領著趙大牛,走進了集市當中。

  趙文之前也沒在大明朝賣過貨物,不知道這賣貨到底是個怎么樣的流程。所以便讓趙大牛將大車停在一個角落里,讓趙大牛和王七守著,自己先到處轉轉。

  剛走了沒幾步,趙文便看到一個拉著幾匹駿馬的韃子和一個留著山羊胡的中年人爭執了起來。趙文一時來了興趣,便站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你說什么?我們這幾匹駿馬可是草原上不可多得的好馬,你才出二十兩銀子一匹,你這人是在訛詐,你們明人都是這種樣子,貪財至極。”一個穿著破爛皮襖,渾身膻氣的韃子操著一口蹩腳的漢語和一個穿著長袍留著山羊胡的中年男人爭執著。

  山羊胡摸著下巴上的胡須。123。圍著這幾匹駿馬轉了幾圈。

  “嘖嘖嘖,屁股太小,馬蹄太小。”山羊胡說著伸出手,在馬背上捏了幾下,然后又道:“身上沒膘,算不得好馬。充其量也就是挽馬而已,當不了戰馬。”

  那韃子見山羊胡如此詆毀自己的駿馬,臉色瞬間冷了下來,他怒吼道:“你這明人,根本就不懂什么叫做駿馬。我不與你賣了,我要走。”

  那韃子說著便要拉著駿馬走開。

  那山羊胡瞇著眼睛。/

  于是他悶哼一聲,對著身旁的幾個壯漢道:“給我攔住他!”

  幾個穿著短打,八尺多高如同鐵塔的壯漢直接擋在那韃子的前面,冷聲道:“今天你不能走!”

  那韃子也是個脾氣火爆的,一見自己被人圍住,當下就操著韃靼語罵了起來。

  “好啊,你一個韃子,竟然敢罵我!”領頭的壯漢應該經常和韃子打交道,懂一些韃子話,不然的話,他也聽不明白這韃子是在罵他。

  壯漢直接伸出布滿老繭的大手,向著韃子抓去。

  也是因為這個韃子是孤身一人。數沙人所以這山羊胡子膽子便大了些。

  “哼,你們這些明人!”那韃子冷哼一聲,隨即直接扔下手中的馬韁繩,向著領頭的壯漢撞來。

  這韃子雖然沒有壯漢高,可畢竟常年生活在草原之上,一身力氣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比的。

  “嘭!”

  領頭的那個壯漢直接被韃子撞飛,落到地上,鼻子里鮮血不停地往外流著。

  “打人了,打人了,韃子要殺人了!”

  周圍的商戶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嚷嚷了起來。

  那韃子一臉驚慌的站在原地,沖著四周道:“我沒有,是他先動手的,我沒有!”

  畢竟這里是明人的地界,而他現在又是孤身一人。所以便有些驚慌失措。

  可惜,根本就沒人聽他的解釋。

  很快,那些看管這里的兵丁就發現了這邊的騷動,他們手持長槍,跑了過來。

  “怎么回事?”領頭的兵丁大喊一聲。…。

  “回大人,這韃子打人了。”

  “對啊,這韃子可不是好東西,我看他的架勢,好像還要殺人。”

  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這也不怪這些商戶,畢竟大明朝可是常年累月的受韃子欺負,這下找到了一個能出氣的機會,眾人怎么可能放過這個落井下石的大好時機?

  兵丁看著站在原地的韃子,低聲道:“是這樣的嗎?”

  那韃子一臉驚慌的道:“不是,不是這樣的。”

  “不是?那你慌什么?”

  兵丁說著就領著人馬向韃子圍去。

  “怎么回事?”

  就在這時,一個戴著瓜皮帽,穿著長袍的中年男人和一個穿著皮襖的韃子壯漢在一大幫人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那兵丁一看這人。123。急忙走到中年人面前:“范大爺,這個韃子要殺人。”

  旁邊的韃子壯漢看著站在中央的韃子,冷哼一聲:“查干巴日,你在這里干什么?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中年人正是范正,他停了下來,扭過頭去,看向韃子壯漢,說道:“扎那臺吉,您認識他?”

  扎那點點頭,說道:“他是我手下的一個牧民,今天跟著我來榷場,買賣駿馬。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