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去張家口賣貨(1 / 2)

  趙文將挽馬從樹上解下,然后將大車套在挽馬的脖子上。

  “你們先處理這些尸體,我先將貨都拉回去。”趙文拉著挽馬,向烽燧走去。

  忙活了一個多時辰,趙文一臉疲憊的躺在火炕上。

  “那些挽馬都殺了?”宋虎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趙文坐正身子,說道:“沒有,還剩下一個。如果將這些挽馬全都殺了,那用什么來拉車啊?”

  “哦,對了。那些貨物我還沒卸車呢,你們快過來幫我卸車。”

  趙文伸了一個懶腰,打著哈欠朝外面走去。

  李小三跟在趙文身后,一臉期待的問道:“趙哥,被你殺的那些馬呢?我剛才進來的時候怎么沒發現?”

  趙文回過頭來。123。微微一笑:“跟我來就行了。”

  趙文等人休整烽燧的時候,在烽燧的外面修建了一圈圍墻,將整個烽燧圍了起來。

  那些貨物以及被趙文殺死的挽馬此時都放在烽燧的后面。

  “我之前看了一下,大車上面全都是些皮毛、高麗參之類的東西。”趙文指著前面的幾輛大車。

  “皮毛?高麗參?”

  趙大牛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這些東西可都是些緊俏貨啊,這要是拉到張家口那邊,能賣不少銀子呢。

  在明末的時候。/

  “這些貨物你怎么處理?”趙大牛看著大車上的貨物,眼冒精光的道。

  “賣錢吧,不然的話,放在這里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趙文從大車上取下一個麻袋,將口子撕開。

  只見整個麻袋中裝滿了烏黑油亮的皮毛。

  “我打算明天早上先拉一批貨過去,試探一下行情,如果行情好的話,那就將這些全賣了。”

  后院中存放著四輛大車,每輛大車上面都堆得滿滿的。

  “咦,對了。之前我帶回來的那個人呢?”趙文忽然想起來自己將那個幸存者打暈并且帶了回來。

  “在大廳里!”趙大牛直接撲到大車上。數沙人在趙大牛的眼里,眼前的這些東西就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對了,劉兄弟。這三匹死馬還請劉兄弟處理了,燉上一鍋馬肉湯,讓諸位兄弟都開開葷。吃不完的就弄成馬肉干。”

  趙文將所有的貨物都帶回來之后,便將其中的三匹挽馬弄死,只留下了一匹。

  如果將這些挽馬全部留下,難免會被人發現。再說了,這喂養馬匹可是需要不少的草料,尤其是現在這個時間,更需要喂些大豆之類的精飼料,以便馬匹貼秋膘。可現在整個烽燧中,所有人都吃不飽肚子,怎么可能省出糧食喂馬呢?

  劉五提著一把剔骨尖刀向著地上的那三匹死馬而去。

  趙文交待完畢后,便朝著大廳而去。

  “呵呵,你們是邊軍!”

  趙文剛剛走進烽燧大廳,就聽見一個尖銳的聲音。…。

  趙文看著五花大綁,蹲在墻角的那個走私販子,冷聲道:“是官軍又能怎么樣?”

  那人一愣,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的來歷嗎?不然的話,怎么可能用這種語氣對自己說話。

  “你們知道我是誰人嗎?”走私販子冷冷的道。

  剛開始的時候,這走私販子心里還是非常害怕的,可當弄清楚趙文這伙人是邊軍之后,懸著的心放下來不少。畢竟這些小兵再大,還能打過總兵大人去?

  趙文蹲在地上,嘴角微微上揚,一臉戲謔的道:“哦?那你給我說說,你是誰的人?”

  “哼,說出來嚇死你們。老子乃是宣府鎮總兵侯世祿侯將軍的家丁。”那走私販子說到這里,挺起了胸膛。123。一臉睥睨的看向趙文。

  趙文聽著這人的話,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說你是宣府鎮總兵侯世祿的家丁?誰信啊?”趙文冷聲道。

  “不信?信不信由你,老子走這條道已經走了好幾年了,這條道上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我們的來歷,你出去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們是總兵大人的家丁?我勸你一句,趕緊把我放了,然后好吃好喝的招待著,不然的話,小心你們幾個的腦袋。”那走私販子看著趙文,陰陽怪氣的說道。

  趙文忽然笑了起來:“放了你?那倒是不可能的。/

  那人經過趙文等人的折騰,早已經饑寒交迫,現在一聽有大餐吃,當下就興奮起來。

  “算你還有點眼力價,大餐在哪呢?趕緊給老子上上來。”走私販子大聲嚷嚷著。

  趙文看著大聲嚷嚷的走私販子,冷笑一聲,隨即從腰間取出了那把大黑星。

福建22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