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黑夜中的槍聲(1 / 2)

  太陽徹底的落下西山,天色很快暗了下來,一陣冷風吹過,趙文打了一個噴嚏,渾身哆嗦。

  “趙兄弟,你別急,火馬上就著了。”宋虎拿著一把火鐮,半跪在地上,不停地摩擦著。

  火星濺射干燥的柴草上,逐漸冒起了白煙。

  宋虎湊到柴草跟前,輕輕的吹著稀疏的火星。

  “轟!”

  地上的柴草著了起來,趙文蹲在火堆旁,往火堆架上幾根不太干燥的枯枝。

  火苗舔食著枯枝,不一會兒枯枝便著了起來。

  在枯枝的另一段,不斷有水汽冒出,這是枯枝里面蘊含的水分被火了烤出來。

  宋虎打開肩膀上的包袱,從里面取出一塊黑色的饅頭,用一根樹枝串起來,放到火苗上面烘烤。

  眾人圍坐在火堆旁。123。靜靜地享受著溫暖。

  火堆中不時發出噼啪聲,那是樹枝的關節在高溫下破裂。

  火星順著炙熱的空氣朝著天上飛去,隨后又變成黑灰落到地上。

  趙文搓了搓手,放到火堆旁邊,靜靜地烘烤著。

  宋虎將饅頭取回,抖掉上面的黑灰,然后將饅頭掰開。

  一股白色的熱氣從饅頭中冒出,撲了宋虎一臉。

  李小三呆呆的看著宋虎手中的饅頭,口水流了一地。

  宋虎掰下一塊,放到小三的手中。

  小三頓時眉開眼笑起來。/

  宋虎將饅頭再分成四塊,分給了趙文等人。

  也幸虧這饅頭大,足有一尺見方,不然的話還真不夠眾人分的。

  趙文從宋虎手上接過饅頭,仔細的看著。

  趙文原本以為,饅頭只是外面黑,里面白。

  可當他從宋虎手中接過半塊饅頭后,他才發現,整個饅頭從里到外全都是黑的。

  趙文皺著眉頭看著手中的饅頭,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如何下口。

  宋虎將饅頭塞進嘴里,一臉滿足的嚼著,他忽然看到趙文臉上的糾結,便笑道:“怎么了?覺得這饅頭太黑?沒辦法下口?”

  趙文急忙道:“怎么會!”

  宋虎笑了笑。數沙人說道:“是不是從來沒有見過這么黑的饅頭?”

  “嗯!”趙文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趙兄弟看起來應該是那種富家公子吧,沒見過這么黑的饅頭也情有可原。”

  趙文整個人很白,看起來就是那種十指不沾陽春水,很少曬太陽的人。一雙手在宋虎等人看來,比不少女子的手還要嬌嫩。

  趙文看著眼前的這個饅頭,不由的想起了在后世的時候。

  在后世的時候,趙文基本上沒見過這么黑的饅頭,也從來沒有吃過。

  畢竟在后世,就算一個人再怎么窮,也不可能窮到吃黑饅頭這種地步。

  尤其是那些學校,每天倒出去的泔水都要比眼前的這個饅頭好上不少。

  “嘿嘿,這饅頭對于趙兄弟來說可能是最難吃的東西,但對于我們來說,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寶貝。這饅頭主要是用蕎麥做成的,其中夾雜一些白面。平常的時候,根本就見不到這種東西。也就打仗前一天才能吃到。”宋虎一臉意猶未盡的樣子。…。

  “這東西很珍貴嗎?”趙文看著宋虎一臉享受的樣子,開口問道。

  “嘿嘿,平時的時候,我們吃的東西基本上都是稀的,從來沒吃過一頓干飯。你說這東西好吃不好吃?”宋虎笑道。

  趙文看著宋虎一臉殷切的表情,鼓起勇氣將饅頭塞進了嘴里。

  “我靠,竟然是苦的。”趙文整張臉扭曲到一起,一臉難受的樣子。

  蕎麥乃是雜糧,在那些富豪之家,是用來喂牛喂馬的東西。喂牛喂馬的東西,口感肯定不好。

  趙文皺著眉頭,牙齒一眼,心一橫,嚼了沒幾下便迅速的咽了下去。

  “好,好,好,這才像是我們的兄弟嘛!”趙大牛連說三個好字,驚呼道。

  距離此處三四里地的地方。123。有五個穿著皮甲皮襖,騎著戰馬的韃子探馬。

  他們正肆無忌憚的在原野上游弋著。

  “咦,我好像看到那邊有火!”一個韃子坐在馬上,搓了搓冷的發紅的臉,隨即指著一個方向。

  “火?”

  其他的韃子一臉疑惑的順著這個韃子手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有一堆火,而且火堆旁邊好像還有幾個人。

  這些韃子瞬間精神起來,他們從馬上跳了下來,給戰馬帶上轡頭,不讓戰馬發出叫聲,隨即緩緩的朝著火堆而去。

  隨著距離不斷地拉進。/

  “鴛鴦戰襖?這是明軍!”

  一個韃子眼冒靈光,臉上閃過嗜血的光芒。

福建22选5开奖 下载广东快乐十分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安装 炒股炒亏了60万想死了 河南福彩快3号码走势图 千禧排列三试机号开机号 海南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最准后二时时彩软件 黑龙江11选五专家推荐 02489博彩 山东体彩11选5中奖规则 st贤成股票行情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广东快乐10分助手苹果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 北京pk拾免费计划软件 七乐彩开奖中彩网